原来家里还有其他房客……

这是一位台湾女生第一次租屋的诡异经历……

有一年在外面租屋子,租的是附近村子里新盖的高层公寓。

刚开始搬进去的时候,因为用品还齐全,偶尔搬一些锅碗瓢盆,有时是买了床单被罩什幺的就放进去,所以有时收拾完已经8点多了,因为是新建的住宅,人很少,8点多不晚也不早,就索性在这里休息了。

不定时的住了一个多月没什幺感觉,当第二个月开始常住,慢慢的事情就来了……

原来家里还有其他房客……

我说了是新盖的房子,一整座楼就暂时五六户人家而已,反正我左右两侧楼上楼下没人。一天晚上正要睡觉,听见厨房门在开关,有人穿拖鞋走动的声音,还听到剥糖纸的声音……

开始以为是进贼了,可是我在7楼啊,且算中间位置,这不上不下的位置怎幺进来呢……我不敢动,但是一紧张就想上厕所了,等到隔了会没声音,就拿了“武器”开了一条门缝,外面没有有人啊……

可是客厅的沙发旁边放着一个袋子,里面全是零食,大部分是糖,可是我很清楚自己没有买这一袋零食!

老太太坐在床边说话
我卧室的门是木的,根本不可能反光,有天午休的时候正在看书,突然从卧室门上一瞥,居然有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在看我,特蔑视的表情,对,是蔑视,妈的,气死我了,把书扔出去翻身睡了。

还是这房子里,清明的时候天气阴沉沉的,我正在睡午觉,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敲门,我想起来开门,但是身体感觉好沉,可能是被压了……

一使劲起来了,眼镜瞟了眼居然看到自己的眉毛,我居然浮起来了,起来开门的时候感觉像踩在棉花上。因为没有邻居,也没人知道我住这里,敲门的肯定不是熟人。

我问谁啊?门外回应说是我祖母。绝对不可能,祖母住在500多公里外的北方呢。我听见对方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了,因为是租的房子,而且是新建的,不大可能会有前一手租客有钥匙的,总之我眼明手快的从里面反锁了保险锁,就躺回去睡觉了。

原来家里还有其他房客……

睡了一会儿,朦朦胧胧中一翻身,感觉旁边有个人,睁开眼一看是个老太太,就坐在我床边跟我说话,叮咛我经期时注意别吃凉的东西。她说的是本地口音,我自己都不会说本地话,甚至别人说快了我也听不懂,我纳闷了一下,就随口应了声又睡了。

醒来后,觉得自己是做梦了吧,也没想太多……但是卧室门是开着的,可是一直来我睡觉一定是锁卧室门的。于是赶紧跑去大门看,居然是上了保险锁的。我清楚的记得我买完午饭回来是随手关门,不可能上保险锁……

心冷了一下,身体开始颤抖,赶快给朋友打电话,朋友劝我赶紧搬,可是我是签了合同的,抵押金房租都交了,我也硬着头皮没当一回事住下去。

一天等巴士上学,在巴士站一抬头就看到我住的那个单位,平时没注意,因为那天晾了被子,我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房子,恐怖的是被子旁边站着一个人……

又过了一阵子,一天晚上在看电视,电视旁边是往房间的通道,没开灯所以是黑的,我居然看到了我自己,穿着亚麻的衣服,有170公分那幺高,我本人才163公分,而且我也不穿亚麻的衣服。

那个“我”对着我笑……弯起的嘴角比我大了两号,盯了我两三秒才消失……

后来合约到期,我迫不及待赶快搬走……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