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色列的「自卫还击」已构成战争罪行:屠杀的代价-浅谈国际法中

以色列官员和他们的喉舌,有一套最老掉牙的论述:「自卫战争」是国际法认同的原则,足以合理化他们对加萨的连日空袭。欧巴马亦表明认同以色列有权自卫。早前撰文谈及反锡安主义是否与反犹同义,遭不少同情以色列自卫理据的读者批评。于是还是下笔写了这一篇,略谈国际法中的自卫战争。

国际法普遍禁止武力,然而不需抽空现实政治,我们都知道这是乌托邦理想多于法律原则,更重要的似乎是战争的合法性。对于禁止使用武力,国际法中承认两个例外,一是自卫,二是联合国的集体军事行动。对于自卫原则,联合国的取向与国际法鼻祖,荷兰籍法学家Grotius一致,认为自我保护(self-preservation)是天性,是以自卫亦是与生俱来的权利。

国际法的确承认自卫的必要,见于以色列经常引用的联合国宪章第51条:「(大意)一国对他国进行武力攻击时,受攻击国有自卫权利。」表面证供看来,至少这一次,以色列是找对了法律盾牌。

自卫牌站不住脚

然而吊诡之处是,联宪51章注明适用于「一国攻击他国」的情况,而加萨现时仍受以色列以打击哈玛斯之名非法武装佔领,哈玛斯亦非隶属任何主权国的武装势力,根本不存在「一国攻击他国」的情况。是以在此原则下,以色列的自卫牌,基本上站不住脚。

今次事件起因是哈玛斯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炮,这种零星攻击有没有延续性其实是疑问,如果攻击已告一段落而以色列在「预防性自卫」的概念下向加萨进行报复攻击,在国际法下就不能构成使用武力的合法依据。他国攻击须符合迫切性,才能够将所谓预防性攻击合理化。此处早有国际习惯法可援。

国际习惯法(customary law)顾名思义是国际间约定俗成之惯例;对于自卫战争,相关的习惯法规定除非攻击已迫在眉睫且非常严重,又没有任何其他手段可以化解,而且其迫切性已容不下一刻考虑(leaving no choice of means, and no moment of deliberation),预防性自卫才可成立。这是习惯法中着名的Caroline Test,源自早期英美外交风波(Caroline Affairs),在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中被再度肯定。至于以巴之间的冲突有没有其他手段可以化解,则是现实问题,在此不谈。

不必要不对等 构成战争罪行

即使退一万步假设以色列据联宪51条有权自卫,自卫权亦必须符合两项大原则:必要性(necessity)和对等性(proportionality)。必要性已在尼加拉瓜诉美国(Nicaragua v US)一案(八十年代,美国资助和训练尼加拉瓜反政府军,被裁定非法干预他国内政)中受国际法庭肯定,规定国家使用之武力需以军事目的为限,不能以报复形式随意大举开火。换句话说,与法学家Fenwick的解释同义:

而对等性(proportionality)则算是国际战时人权法,跟必要性是相关概念。对等性早于1907年海牙公约时已有规定,及后在1977年日内瓦公约的附属文件中有再提及,且受日内瓦第四公约认定为基本人权原则。对等战争中双方实力不可过于悬殊,而且自卫还击时必须考虑还击力量会否导致平民伤亡。

以色列对加萨平民设施,包括医院和电视台等大肆空袭;更公然违反国际法,用只能用作照明弹的白磷向加萨平民发动袭击,远远超出防卫自己不受哈玛斯攻击的必要性。虽说数字并非一切,但执笔之时以巴已协议停火,埋单计算平民伤亡数字:以色列5名公民死亡,西岸则有超过150名巴人死亡,数字还在攀升。当中是否存在对等性,我相信不难看到。换句话说,以色列的「自卫还击」,表面上已构成战争罪行。


原标题:以巴冲突:屠杀的代价-浅谈国际法中的自卫战争(本文发表于2012年11月)

以色列的「自卫还击」已构成战争罪行:屠杀的代价-浅谈国际法中Photo Credit: AP/达志影像
上一篇: 下一篇: